还在紧张地抢建中

2020-08-09 12:48

村民疯狂抢建高楼

24日,羊城晚报记者来到长安乌沙江贝村,刚走到村口处,就能听见阵阵施工噪音。在村口附近,有两栋住宅楼正在兴建。其中一栋已经封顶,在进行内部装修;另一栋围着黑色的防护网,还在紧张地抢建中。两栋楼约有15层,楼下的空地上满是建筑垃圾。进入江贝村后,记者看到,多户村民门口都堆放着红砖和钢筋、水泥等建筑材料,有十余栋楼都正在施工,有的已经建成封顶,正在进行内部装修,有的还在打地基,路面满是沙尘,不时能看见运输建筑材料的车来回穿梭,掀起阵阵尘土。

在同和巷4巷中间一栋在建的11层高楼处,记者询问房东是否村里曾发通知号召村民都改建自家的房子,该房东称并没有见到通知,只是见到村里人都改建,所以自己才跟着改建的。随后记者又询问了几处正在施工的楼房房主,均表示没有收到过村里的通知。

施工扰民引发纠纷

昨日,东莞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长安分局(下称长安分局)回应羊城晚报称,已多次下达停工通知并强制断电。据悉,去年11月20日,东莞召开了全市清理在建违法建筑行动动员会,东莞市市长袁宝成指出,违法建筑“增量坚决遏制住,存量要逐步消化”。

“他们基本上24小时都在抢建,周边居民根本没办法休息。”居住在江贝村的罗女士介绍,自己居住在江贝村已经好几年了,从2012年年底开始,这边的住宅楼开始施工,后来越来越多的楼开建,而且大家还在攀比谁家建得高,超出的范围大。现在整个村里建筑垃圾没有人自觉清理,每天车来车往尘土飞扬,一些工地昼夜施工,环境实在太差了,她正在准备换一个地方住。

未报批属违章建筑

文/图 羊城晚报记者 唐建丰

长安分局在回复里称,原乌沙社区江贝小组民房属于早期建设,大部分出现漏水、老旧、安全隐患等问题,清拆后进行重建属于镇民房建设领导小组负责审批范畴,但在没有取得相关审批手续或者批复文件的情况下擅自进行建设,属于在建违法建筑。

据知情人士介绍,去年年底,村里就有人陆续开始改建自己的旧房子,村内的旧房原本规划整齐,相互间隔较小,现在这些新建的高楼经常对旁边居民楼造成不良影响:比如占用了公共的巷子,建房时水泥或石子掉进邻居院子,施工噪音影响周边村民生活以及施工破坏他人排水系统等,这些现象经常在邻里间引起冲突。

一名在村内池塘边乘凉的村民告诉羊城晚报记者,村里的确有发过通知,而且村里这些新改建的私宅全部没有报建审批,“不过大家都是这么建的,反正也没人管”。

“早年间,当地政府部门批建农村私宅都为3层左右,但基本上默许在5层以内,超过了5层就会被人查。”江贝村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向羊城晚报记者透露,村里有些有钱有势的村民则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他们一般都建到十几层,“如果有执法人员过来,他们都能搞定,只要拖延一下时间,他们把房子建好后就不会有问题了”。

羊城晚报记者调查发现,违建背后可观的房租收入是当地村民抢建的主要利益驱动。

羊城晚报记者走访发现,江贝村违建现象背后,是可观的房租收入。在江贝村,村民楼房几乎家家门口都悬挂“招租、单房、套房出租”的广告牌。记者询问象岗西街边一层9层楼的民房房主,得到的答复是:单房350元起,面积为40平方米的一房一厅每个月租金至少要600元,两房一厅月租在850元以上。“我们这里位置好,一楼又不是商铺,都是附近上班的人,很安全,租的人也很多。”据保守估计,这栋楼每月的租金可达2万多元。

25日,长安分局书面回复羊城晚报记者称,今年3月底长安分局工作人员巡查发现该村出现大面积清拆旧房、并在原址进行重建,长安分局立即加大了对该村重建建筑的巡查和管控力度,先后送达65次《责令改正(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和《询问调查通知书》,并作了35份《询问调查笔录》,共拆除施工提升架6个、采取强制停电措施26次。同时,将该村大面积重建情况函告国土、住建、规划、供水、供电等部门,进一步加大查处和控制力度。

到底这批抢建风潮下的高楼是否属于违建呢?江贝村村长称并不知情,并否认村委曾经发通知号召村民抢建。

不菲房租驱动违建

村民陈先生对这种超范围施工行为很担忧,他告诉记者,大家都想把楼加长加宽一点,导致楼与楼之间的间距非常窄,一些楼间距一米都不到,是名副其实的“握手楼”。一些巷道、小路都被侵占,如果发生了火灾,连消防车都无法进入,实在很危险。

自去年以来,东莞长安镇乌沙江贝村的居民区陆续冒出20余栋高楼。据当地村民举报称,当地村委会曾下发通知号召村民将自家的房屋改建,不少村民纷纷将自家私宅改建加高到12层左右,并加装电梯,改建房最高的已达15层,而这些大多都是违章建筑。

也有村民表示,就算执法人员前来查处也不怕,即便被执法人员叫停,他们也继续抢建,“大家都是本地人,执法人员不会强行拆除,也不会时刻守在那里,反正只要抢着把房子建好就行”。

在同和巷1巷,一栋12层的高楼已经封顶,工人们正在进行外墙装修。几名工人正在屋外的空地上搬运水泥等建筑材料。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女子正在吩咐注意事项,她自称是房子的主人。记者询问其有没有报建审批手续时,该女子显得很谨慎,表示具体事情都是由家人办理,自己不清楚。

在这些疯狂抢建的高楼旁边,有很多前几年建成的旧民宅,高度基本上都是3层到5层半。而村内新建的房子则多半是10层以上,遍布村内各个角落。

乌沙江贝村是东莞有名的富裕村,几年前,村里按照统一布局,由村民自己建造的联排花园式别墅楼房近200幢,大部分楼层高度在三四层,之后也有村民建起了7层楼房以供出租。但是从去年年底开始,江贝村却开始大兴土木,一幢幢十几层的高楼拔地而起。

长安分局称,长安镇于今年5月成立民房建设领导小组,由于民房建设属于特殊的建设行为,相关法律法规还不够完善,东莞市也暂未出台统一的规定标准,镇民房建设领导小组仍在对具体的标准、流程作进一步的深入调查和论证,在确保既不违反法律法规又能有效处理民房建设问题的情况下统一实施全镇民房建设的报批和监管工作。

一些楼房则不是用来做民居,而是作为写字楼出租,记者在江贝村象岗西街找到一栋高12层的建筑,招租广告上写着“本楼带电梯,专做写字楼出租,有专人管理。”记者询问得知,江贝村用作写字楼出租的民房,100平方米每月租金在2500元左右。

长安乌沙江贝一年冒出超过20栋高楼,大多属于违章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