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警队条例》第50条

2020-05-26 01:57

综观最常出现对警方执法权力的“质疑”,就是他们声称警方不应派卧底混入示威者队伍中,实质是纵暴派在为最激进、任指挥角色的暴徒“保平安”;他们扬言警方“滥用武力”,实质是令警方应对掷砖甚至持武器暴徒时束手束脚,制服暴徒时有所避忌。

黄国恩︰警察有权卧底执法,以缉毒为例,这种执法方式很常见。近日多场冲击中,暴徒的一些行为已接近“恐怖分子”,又组织严密,警方以公开执法方式往往无法取得证据,近距离更易取证。

黄国恩︰警方开枪或施放催泪弹一般就现场情况及紧急程度判断。而警方的现场指挥官一般会从专业角度判断形势作出抉择,作为普通市民未必能够全然了解现场情况和危险指数,往往难以理解,但若市民对警方的判断有质疑,又或者在此间受到伤害,是可以通过相关机制投诉的。

黄国恩︰基本上公众地方都是警察可以进入的。而私人地方,根据《警队条例》第50条,如任何警务人员有理由相信任何须被逮捕的人已进入或置身在某处,则居住在该处或管理该处的人该配合警务人员执法;警方也可以在无手令的情况下,进入任何地方。

洪少葵 摄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傅健慈︰一般在公共地方,警察都可以巡逻、执法;机场则确实有禁区不能进入。而《警队条例》第50条也赋予了警方在私人地方实施拘捕的权力。

傅健慈︰警方开枪是有明确指引的,例如,根据指引,布袋弹警方不会瞄准头部或上身。

他举例称,假设有人在街上抢劫后逃入民居,民居主人应该配合警方执法;若没有获得配合,在情况紧急时,警察有权封住该民居所有出入口;甚至在评估疑犯可能逃走的情况下,破门而入。

免责声明:

8月10日,“守护香港大联盟”当天在香港各区发起“全民撑警日”活动,呼吁市民携同亲友前往附近警署,向警队送上心意卡或慰问信,表达慰问和支持。中新社记者

至于有人质疑卧底警员“不出示委任证”,若卧底警员在高度机密的行动中出示委任证,等于直接宣告任务失败,甚至是置自己于危险之中,反而不合理。

傅健慈︰终审法院在2000年一宗案件的判词指:“法律承认利用卧底行动是执法机构用以打击罪行的重要武器之一;特别是在犯罪活动正在进行时采取卧底行动以及在罪行完成后采取卧底行动,借此取得证据,将罪犯绳之以法。”现在情况严峻,警方往往需要辨认带头冲击者、进行搜证。

傅健慈︰《警队条例》明确规定了“合理怀疑”可以实施截停、扣留和搜查的。他以街头疑似抢劫案为例,若有疑似受害者在大街上大叫“打劫”,而警方又确实看到相关疑犯,截停搜查均是正常执法。

他指出,警方往往也是看情况是否紧急。如果当时疑犯的暴力程度威胁到市民安全,可能造成巨大伤害;又或者直接威胁警员自身安全,施放催泪烟或举枪也是“最后的办法”。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不过,暴徒质疑所谓警方“滥用武力”是不符合逻辑的,他们是始作俑者,若没有暴力示威,警方不可能自找麻烦主动上街“打人”。

此外,他们声称男警不应该拘捕女疑犯,实质是想为女暴徒开脱;他们挑剔警方在合理怀疑下的截查、问话、拘捕权力,实质是让暴徒可以更方便地为所欲为;他们造谣警方不能进入商场、民居,实质是为犯事暴徒制造避罪场所。

他指出,根据《警队条例》第54条,警员如在任何街道或其他公众地方、或于任何船只或交通工具上,不论日夜任何时间,发现任何人是他合理地怀疑已经或即将或意图干犯任何罪行者,都是有权进行截停、扣留和搜查的。